慧科 只为赋能人才 慧科 只为赋能人才

《培训》杂志:产学融合2.0 打通人才培养全链条

2019-11-28 15:58:19

随着国家对产教融合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产学融合2.0”模式所带来的整合优势愈发明显,其中核心平台起到了关键作用,从而实现双边到多边、独立到交叉、单向到闭环、协作到生态的产学无缝衔接。

过去几年间,我国社会经济高速发展,应用技术型人才紧缺,促使学校教育与行业产业联手,合作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技术人才。如今,这一模式被业界普遍认为是产教融合的“初级阶段”。

随着全球进入信息科技时代,新经济、新科技、新人才三者间的往来互动愈加密切。2017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将产教融合上升为国家教育改革和人才开发的整体制度安排,打造产教融合新模式势在必行。

在专注人才培养、与高校合作八年之后,慧科集团首席战略官、慧科研究院院长陈滢提出了“产学融合2.0”——一种以学生为中心、持续改进的新模式。在他看来,相较于产教融合,产学融合的关注点更为聚焦,尤其突出教学、学习和学生三者,最终落脚到赋能人才培养。而“产学融合2.0”的核心恰恰在于,将产业与学校协作的理念渗透到人才培养全链条中,引入平台型教育企业作为桥梁,打破校企合作壁垒,打通供给侧和需求侧、产业链和创新链。

 

从1.0到2.0:深化与创新
 
诚然,此前1.0模式为校企合作育人发挥了诸多作用,但不可否认的是,其“点对点连接”的方式过于简单,且忽视了学校与企业的目标差异,导致双方无法深度融合,出现人才结构无法适应产业结构调整的现象。

1.0的桎梏

首先,过往的校企合作多从单门课程、实训或订单班等单线对接形式切入,无法有效融入整个人才培养体系。其次,企业附带的教育属性并不是员工的核心KPI,这使得企业师资很难持续有效供给,也无法全情投入教学。再者,行业和技术的高速发展催生出无数创新企业,致使校方在拓展新的合作企业时“带宽”明显不够,缺乏联系管道;企业同样如此,“遍寻对口院校而不得”,双方沟通不畅、对接效率低下。

以“平台”破难题

对于1.0模式的薄弱部分,产学融合2.0提供了很好的解题思路——引入“平台”角色作为连接校企的桥梁,促进资源高效流通。但陈滢也强调,该平台不只是将校企双方进行单纯匹配,它实则具备两大核心作用。

其一是加强内容深化。平台一边面向供给侧的教育部门,一边面向需求侧的企业,这就要求其既要熟知人才培养流程,又能嗅探产业变革趋势。在捕捉到业界对人才需求的新变化之后,将企业端拥有的思想理念、智力成果、系统数据、实践案例、教学设备等资源,融进整个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方案中,并与各专业的知识传承有机结合。

其二是促进模式创新。此类平台具备的另一大优势,是触动新技术来赋能“产”与“教”。一方面,院校可以借助平台大量引进企业的新技术,应用于课堂教学、实习实训等多种场景,将优质企业的行业特色注入学习过程;同时,平台也能促进院校科创成果的转化,并反向输入到行业产业中。

 

深度融合的“五重奏”
 
2019年以来,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速完善现代职教体系。对此,陈滢认为,密集的政策举措必然能在宏观上驱动更多企业加入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注定氛围火热、态势蓬勃,而形式也将日渐多元,总体可以概括为五大类:
 
一是学院/专业共建。这是一种非常“重量化”的模式,但其优势在于能够完全渗透到人才培养各环节,即从学生入校到毕业的三年或四年间,全程追踪跟进。
 
二是由企业建设产业化基地,区域内院校共享。“目前国家非常鼓励共享产业基地的建设,在用地、税收等配套政策上也会向企业倾斜,可以预见,未来将有更多大型企业及行业特色企业投身其中。”陈滢说。
 
三是基础设施共建,即企业利用新技术深度参与高效学习场景的打造,帮助院校进行教学模式和方法的创新。“基础设施建设并不是过去教育信息化所要求的‘三通两平台’(见TIP1)的简单延伸。”陈滢解释,“以智慧教室和主动学习空间的区别为例,前者侧重体现技术本身,配有各种高大上的硬件设备;而后者则强调以人为本、以学习者为中心,更关注学生如何获取知识、高效学习。”
 
TIP1:三通两平台
即“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
 
四是人才评价的深度合作。它是指由企业和教育部门共同进行人才职业技能的鉴定评估,并为学生颁发“1+X证书”,即“1个学历证书+若干个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就在2019年4月,首批“1+X”证书制度试点工作已经正式启动。此举不仅能大幅提升教育“出口”的整体实用性,也使企业用人标准渗透到教育教学标准中,有利于企业后续的人才选用,最终形成产教融合的“闭环”。
 
五是毕业后市场上的校企合作。众所周知,高等教育短则三四年、长则七八年,与人生相较,堪称短暂,因此,为人才提供毕业后的继续教育支撑,成为产教融合的“新天地”。正如斯坦福大学在2016年提出的“开环大学”计划(见TIP2),以及以国家开放大学为首的中国开放大学体系(见TIP3),都为产教融合提供了有益借鉴和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
 
TIP2:“开环大学”计划
该计划创新性地解除了入学年龄的限制,17岁前的“天才”少年、进入职场的中年及退休后的老人都可以入学,完全区别于传统闭环大学(学生在18~22岁入学,并在四年内完成本科学业)。同时,开环大学延长了学习时间,由以往连续的四年延长到一生中任意加起来的六年。

TIP3:中国开放大学体系
是由国家开放大学和地方广播电视大学为基础组建的完整的教学和管理体系。构建中国特色开放大学体系,是国家加快发展继续教育的战略布局,也是国家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的重大举措。
 
产教“牵手”不能“一头热”
 
尽管近年来产教融合取得了较大进展,但由于具体配套制度和支持政策很难一步到位,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头热、一头冷”的现象。对此,如何破解,才能让校企双方相互介入,长久“牵手”?
 
教育方:打开认知“纳百川”
 
在陈滢看来,对教育部门而言,当务之急是开放胸怀,深化对产教融合的认知。当今社会生态日益多元,学校早已不再是育才的唯一场所,作为教育工作者,理应向行业产业虚心学习,汲取精华并将其内化到教学过程中。与此同时,要允许企业盈利,这是双方持续合作的前提和基础,否则最后“受伤”的终将是学生。
 
教育者需要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真正做到“以学生为本”——从学生获取知识的角度来看待教学,这恰恰需要产教融合的加持。“以学生为中心,要求教师在教学内容、模式、方法上均有所创新设计。而企业在此更具优势,他们可以凭借自己更为灵敏的市场嗅觉,将新技术、新理念移植到教学环节,为学生度身打造创新的教育产品。”陈滢说。
 
企业方:政策驱动主动作为
 
企业是职业教育的核心培养主体之一,近些年,国家也一直在机制层面持续激励企业主动作为。一方面,对企业的基地、设施建设和人才引进等,给予相应扶持,帮助其降本增效、提高利润。另一方面,对深度参与产教融合的企业及师资进行认证及表彰,如出台企业师资认证的相关政策,鼓励员工走进课堂,甚至担任兼职讲师、客座教授,或为企业在社会责任领域所作的贡献颁发荣誉等。
 
过程中,企业也需转变思路,应当意识到教育是一个长线工程,因此在合作之初就要做好长期准备,切不可“利益冲动”,急于求成。
 
陈滢认为,随着国家对产教融合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产学融合2.0”模式所带来的整合优势将愈发明显,其中核心平台起到了关键作用,有利于实现双边到多边、独立到交叉、单向到闭环、协作到生态的产教无缝衔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终将达成以企业、院校、学生为主体的多方共赢。当然,还有一点毋庸置疑,产教融合本身也会随着新经济与新科技的发展,而不断被赋予新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