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ke.com logo.svg

21世纪经济报道:拆解慧科集团:如何打造人才科技平台?

2018-06-23 16:03:42

21世纪经济报道 头图 0625.jpg
 

 

  

5月,慧科集团宣布由中国泛海控股集团领投的D轮融资。至此,公司累计融资总额超过15亿元,成为国内高等教育板块唯一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成立以来,慧科集团以自建的方式完成了高等教育板块的搭建、以整合的方式完成了职业教育板块的布局,并正在通过资本的方式布局教育生态链。

近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致真大厦的慧科集团总部专访了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方业昌。这里紧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后者即是方业昌的母校,也是他创办慧科集团后的首家合作高校。

“我们要做的不是教育科技公司,而是人才科技公司。人才科技包括教育科技,但绝不止于此。”方业昌表示,将为职业人才提供技能培训、职位匹配、教育金融等多品类产品和服务。

慧科集团成立于2010年——与小米、美团、爱奇艺等超级独角兽同年。当创业者不断涌向移动互联网创业时,方业昌看到的,是新一代互联网浪潮带来的技术人才需求。

当时,随着国内3G部署的加速,中国市场迎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启幕。从人才供给端看,尽管 AppStore 的推出已经让市场感知到对移动应用开发者的需求,而国内市场的移动应用开发者和移动互联网市场推广人才显然还是匮乏的。

“那时候每天都会有好几场应用开发者大会,就像去年的人工智能、今年的区块链。”方业昌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爆发带来的科技人才需求,也关注到了高等院校专业结构调整的参与机会。

 

 

拓荒高等教育

方业昌创办慧科时29岁,已经拥有相对多元化的学业背景和职业经历:中美两地的求学经历,国内高等院校、外资高科技企业的从业背景。

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最后一年,他几乎每两个月就飞回国内,一方面与在联想、爱立信、戴尔等IT企业工作的同学和朋友们沟通人才需求,一方面与相熟的北航软件学院沟通合作办学的可能性。

实际上,当时国内已有多家企业关注到企业对移动开发人才的需求,典型代表如达内科技和北大青鸟。这些企业提供“速成式”的职业教育培训服务,并以此解决了IT企业的一部分用人需求。

方业昌想挑战更难的一条路径——和高校合作,将职业技能教育融入到大学学位课程中。他认为,这样既可以提高学生的求职竞争力,也能降低企业的机会成本和时间成本。

“我们的团队在高校、企业都工作过,了解教育体制改革在不同阶段的需求,也了解企业在技术变革过程中的人才需求。”在北航软件学院的求学和工作经历,也真的让他在长达半年的沟通后争取到了合作资格。

2010年9月,慧科集团正式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共建移动云计算软件工程硕士专业,公司通过为学校提供课程体系、教学师资、企业实践等获得收入。

这些学生中的相当一部分在研二时即进入阿里、腾讯、百度、亚马逊等企业实习,毕业后的月薪几乎是超过其他同学位计算机相关专业毕业生一倍。

紧跟技术发展,慧科集团在2010年与北航共建移动云计算软件工程硕士专业后,2013年启动了大数据与应用软件工程硕士专业招生。

“高校人才培养是有周期的,我们通常在技术大规模应用前的2-3年开始课程体系设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学校进行了学科上的‘供给侧改革’。”方业昌称。

如今,慧科与北航、复旦、北大、清华、上海交大等1500多所包括双一流在内的知名高校、地方本专科院校开展了硕、本、专不同层次的产业学院共建、专业共建、实习实训、在线教育等多种合作,技术方向覆盖到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领域。

 

 

征战职业教育

完成高等教育板块的搭建后,方业昌开始思考如何服务好高教的出口以及更多的在职用户群体。

时值2013年,国内在线教育领域进入萌芽期,Lynda.com的1.03亿美元首轮融资让创业圈和资本圈兴奋了起来,淘宝同学、百度传课、腾讯课堂、YY教育、VIPABC、智课网、沪江网校等平台迅速发展。

这一年,慧科集团推出泛IT教育平台“开课吧”,进行 to B模式的高等教育和 to C职业教育探索。

“我们倒是不冲着风口去的。看起来是2013年推出的‘开课吧’,实际2012年7月就注册了,之后一直在做内测。”方业昌当时判断:公司的线下业务的收入已经足够稳定,拓展在线业务打开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不但解决了师资资源紧缺的问题,还能通过规模化实现成本降低。

慧科在在线教育板块的动作也引起了资本的关注。2014年3月,慧科集团完成A轮2000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复星集团旗下VC基金的复星昆仲(已更名为“复星锐正”),以及高榕资本。

其后,慧科集团还在2015年和2016年相继完成融资,领投机构分别是“公募一哥”王亚伟创办的千合资本和知名教育投资机构华软金宏。

如果说慧科集团的高等教育板块是稳扎稳打的有机成长,那么公司搭建职业教育的板块则是采取了颇为激进的并购式扩张。

“不能说(并购的)战略有问题,但是我们确实在战术上犯了错误。”三年过后,方业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吐露。

2015年完成3亿元的B轮融资后,慧科迅速收购了职业教育机构无限互联、莱茵教育和美好学院三家公司的大概60%股权。

方业昌希望以并购的方式快速拓展到更多的职教业务板块,也清楚并购的核心资产是团队,但他显然低估了团队整合的复杂性——尤其是同时进行三个新业务新团队整合的复杂性。

三个标的项目的品类不同、区域不同、模式不同,新业务新团队的整合实践远超事前的考量。为了实现有效整合,慧科收购了几个项目的全部剩余股权,将业务悉数并入开课吧,历时一年多的时间最终完成职教板块的业务融合。
 

“产业+资本”双驱动
除了以自有资金进行外部投资和并购,慧科集团还在2016年成立组建了慧科资本,首期基金5亿元人民币。

截至今年5月底,基金已投资了InfoQ(极客时间)、馒头商学院、轻课等20多家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生态链企业。谈到慧科资本和慧科集团的关系,方业昌说,就像小米和顺为、宜信和华创。

不久前,慧科集团还联合河南省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基金发起规模为10亿元的高等教育新工科发展基金(“新工科基金”),探索高等教育混合所有制改革。

方业昌透露,有意打造一所民办高等院校,“具体的时间点,可能在慧科上市之后。”

从高等教育业务的角度看,慧科是现阶段该领域唯一的独角兽企业。但在职业教育市场上,慧科已经有很多以不同业务服务相同客群的同行者。

其中,主营IT教育的达内科技和学历教育的尚德机构已经分别在2014年4月和今年3月登陆资本市场,新近以11.2亿美元的估值跻身独角兽阵营的网易有道也已推出大量职业教育类课程。

那么,慧科将给资本市场带来怎样的故事?

记者查阅过往股东信息发现,慧科的各个机构股东都有明显的擅长领域:时任复星昆仲董事长王钧对教育行业的洞察、高榕资本创始人张震对互联网行业的理解、王亚伟在二级市场的影响力、华软金宏背后的优质教育资源。那么,新一轮资方泛海控股对慧科的价值在哪里?

“我们选择投资人是有策略的。”方业昌认可这种观察,停顿后缓缓道出泛海的意义,“金融。其实我们已经开始做了。”
“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是我们的业务主线,但一定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不仅要把人教育好,还要把他们服务好。”方业昌透露,已经通过投资的方式布局职业服务和金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