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ke.com logo.svg

芥末堆:慧科八年,一个理想、一个生态和一个实现

2018-05-28 15:34:01

近日,芥末堆再一次见到方业昌,他看起来比一年多以前显得老了很多,但精神状态十足,甚至更甚。对慧科集团和这位集团掌舵人来说,这一年多过得并不轻松。岁月是把杀猪刀,对创业者尤甚。从调整职教体系、并购公司融合到投资布局高教生态,对方业昌而言,每一项都极具挑战性,但努力和时间给了他应有的回馈:交出第一张成绩单,目前谈得上漂亮的成绩单。

5月24日,在2018年教育部产学合作协同育人大会上,慧科正式宣布完成由中国泛海控股集团领投的D轮融资,历轮融资总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中国高等教育领域唯一独角兽企业。而慧科也完成从高教和职教双轮驱动,成为目前中国最大的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综合服务平台。

 

D轮融资.jpg
  
耗时八年,下一步是什么呢?
 
“这份成绩单,我不满足,” 方业昌说,“下一步是高教职业的生态”。
 
“风口是必然,我只是早出发”
 
2017年是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成为风口的一年。从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到各项校企合作具体落地细则,让教育行业玩家们无不跃跃欲试。在教育部公布的2017年第一批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立项名单中有3000多个校企合作项目,项目数远多于以往。
 
作为最早切入这个领域的慧科,方业昌认为是必然。他说:“成风口的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我看到了风的方向,八年我就等,就做。然后,我站在了风口的中心,这才重要。”方业昌笑道:”如果你要做教育的创业,我还想分享这个认知给你。”
 
2010年,还在美国读博士的方业昌注意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关于校企合作的内容。他的判断是,当政府大力推动移动互联网产业时,便会产生大量的岗位需求,而国内的高校专业结构改革又跟不上产业发展。
 
在美国留学的三年帮方业昌积累了众多互联网技术方面的课程资源,并让他具备了国际视野,再加上作为创始团队成员组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学院以及IBM的产业工作经验。
 
“这不就是我的机会吗?”方业昌说。
 
2010年8月,在美国刚刚通过博士学位答辩的方业昌连毕业典礼都没来及参加,就马不停蹄地回国创建了慧科教育。
 
他将慧科定位为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合作伙伴。高等教育有其自身的规律和体系,尤其擅长传统的知识讲授,而面对快速发展的科技和产业变化,需要快速更新课程体系、掌握前沿技术平台和工具以适应新兴产业用人需求时往往面临诸多困难。慧科通过与行业最领先的企业合作,将最新的人才标准、课程内容、师资体系、资源工具研发成教育产品,辅以配套的教学和运营服务,遵从高等教育的规律和体系要求与高校共建新兴专业,将最新的产业要素落实到人才培养的各个环节当中。通过慧科的资源聚合、教研开发、平台产品、运营服务,帮助高校与产业同频共振并实现可持续的迭代创新。
 
2010年9月,北航与慧科共建专业的第一批近百名移动云计算专业研究生入学,随后,2011年-2013年相继签约了厦门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山东大学等知名985高校。最初,没人知道慧科模式能否获得成功,毕竟高等教育需要更长的培养周期。
 
“我们得等学生毕业,至少需要用三年时间去验证这个模式。”
 
最终结果验证了方业昌的判断。
 
2013年,慧科共建专业的第一批学生正式毕业,毕业学生平均月薪超过1.5万元,几乎是其他同学位普通专业毕业生月薪的一倍,其中10%月薪超过3万元,在职班学生年薪最高可达100万元以上。
 
在线是必然,更早开始更早实现
 
高校专业共建模式验证后,慧科从其擅长的985高校的研究生教育延伸向211高校、二本三本院校的本科教育,以及高职高专院校的专科教育。
 
“我们总是在寻求更好和更高效的方式来促进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的融合,在线是一个有效方式。”方业昌说,“因为学习过程更多可见,企业更早参与人才的培养环节,高校更早和市场接轨,在线是最好的路径。”
 
方业昌看见了,剩下的一件事就是做到。
 
2012年7月,慧科在内部上线了“开课吧”在线教育平台。
 
2013年8月正式上线运营,并在2014年初A轮融资后的1年内,逐渐孵化出“高校邦”这个专为高校提供SAAS平台服务的大学生智慧学习平台。并逐渐构建出以高校邦为中枢,承载并链接精品慕课、在线实验室、课程制作服务、创新创业教育、教学运营服务、智慧教室以及众多增值服务等在内的大学生智能学习操作系统体系,逐渐完成了高校教育线上线下闭环。
 
2014年,慧科正式完成复星领投高榕资本跟投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正式进入在线教育领域。
 
2015年11月,慧科完成B轮3亿元人民币融资。
 
“我们想做以高等教育为起点的终身职业教育平台。”想要实现它,不仅仅只依赖自营,还可以投资。
 
2016年10月成立的慧科资本一期5亿元的教育科技创投基金目前已投资了InfoQ(极客时间)、馒头商学院、轻课、青塔、微助教、海豚大数据、offer先生、面包求职、天麦文化、教链等20多家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生态链企业。此外,慧科亦联合全球虚拟现实巨头HTC VIVE成立VR教育合资公司—威爱教育,并与全球最大的AI机器人独角兽公司优必选UBtech成立AI+机器人教育合资公司。
 

AI机器人教育.jpg

 
并购融合会痛,扛过才是硬核
 
不过,对于这家从2010年开始,主营业务一直是高等教育的公司来说,拓展职教业务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5年8月,上线运营两年的“开课吧”被拆分为面对高校的智慧学习平台“高校邦”以及面向大学生和在职人员的职业教育培训平台“开课吧”。
 
慧科用前五年在高教领域形成的线上线下闭环,也构建了比较高的壁垒,是时候做一下职教的事了。当时,方业昌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自己做,另一个是通过并购吸引新鲜血液。
 
2015年11月B轮融资后,方业昌选择了后者。于是,慧科在2016年前半年内快速收购了无限互联、莱茵教育、美好学院三家职业教育机构,并组建职业教育事业群。起初,三家公司的加入的确在短期迅速将慧科职教板块带到了一个新台阶,众多品类、线上线下、多个校区、多元化营销方式,营收规模也大幅增高,慧科也顺势在2016年10月完成C轮融资,估值超50亿元人民币。
 
一切看起来很美。
 
但三家融合半年后,方业昌意识到这种瞬间“催大”的业务模式和叠加起来的规模优势并不能产生核心竞争力,三家业务模式的协同性以及和高教业务的协同性也越来越差。
 
这一年,他愁白了头。
 
2016年底,方业昌果断决定,收购三家公司的全部剩余股份,将三家业务统一装入“开课吧”,三合一,由“三把椅子”换成“一条板凳”,由此也开始了长达一年的理念、文化、商业模式和人事各项融合的“阵痛期”。
 
2017年正好是方业昌的36岁本命年,按方业昌的话来说,“本命年很酸爽,什么都躲不掉,自己犯的错,正视一切问题,咬牙也要过去”。
 
谈起这些过往,芥末堆问道,“在当时,你怀疑过你战略出问题了吗?”
 
方业昌的回答是,“现在想来当时战略上并没有问题,但是战术上出了重大问题,并购太密集太快”。他摊摊手:“我们整个团队是在反思和找问题。”
 
核心体现在以下四点:首先,慧科本来没有职教的基础和基因,缺少职教业务主线做根基去融合三家公司;其次,同时并购的三家职教机构品类、教学模式、营销方式甚至公司原本的地点都不一样,模式统一、岗位去重、团队融合和管理难度都很大;其三,高教和职教的融合不只是简单的生源渠道对接问题,还有产品结构和教学方式的差异,需要全方位的重构才能充分融合;最后,慧科和三家公司的价值观和文化差异是最重要的融合壁垒。“我们最大的错误是,我们只是把三家机构拼在一块,却没有一个足够大的熔炉能把大家融在一块。”
 
“痛是必然。”方业昌说:“但你必须直面它。经过2017年一年的调整和融合后,现在的“开课吧”已经完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和定位。三个公司的核心主创团队大部分都留下来了,并已很好地融入了慧科的企业文化,在原有优势课程品类的基础上又加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慧科高教擅长的课程,线上业务占其总业务的85%以上,并已在2017年底全面实现规模化盈利,预计2018年将会迎来一个数量级增长。”
 
而且,慧科还通过“慧科培优”解决了高校和职教流量打通的问题,即首先将校内学位学生转化成校内C端学生,然后再和“开课吧”以及其他生态公司充分协同起来。
 
关于未来:供应链建设,参与构建高等教育生态
 
“慧科能走到今天,核心是赶上了一个伟大的时代。”方业昌如是说。
 
伴随互联网技术发展,高等院校专业设置与市场实际需求脱节,院校对符合市场实际要求的课程内容与教学服务的需求日益增长,而政策利好也正促使高等院校接受校企合作模式。
 
但方业昌同时认为,校企合作的专业共建正在进入深水区。“现在专业共建需要的不仅是课程、内容以及师资端的合作,而应是从新工科所需的完整供应链端改造整个专业设置。”
 
学校建立新工科需要像慧科这样的第三方做好教研、课程、实验室、师资、平台等供应链新基础设施配套,然后统一对接在各自领域有优势的企业和机构来共同构建一个完整的高教服务体系。
 
“就像互联网下半场要改造传统行业生产过程和结构,校企合作、产教融合也是同样,这个阶段更需要慧科这样的生态型教育科技公司。”方业昌说,“这才是教育真正的下半场。”
 
方业昌告诉芥末堆,慧科希望接下来参与更多,共同与多方构建高等教育生态链。通过专业共建和产业学院建设作为和高校合作的主场景,通过生态链企业源源不断地为高校和大学生提供专业实验室和智慧教室等2B增值服务,以及跨学科学习、实习就业、职前培训、考研、留学等2C增值服务,慧科的商业模式就是帮助高校和大学生优化存量和激发增量的过程。
 
最终解决的核心问题依然是:有好学上,有好就业。
 
“教育在上大学和就业之间,本质应该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慧科的使命和愿景。”方业昌说,“你能想象今天美国大学生毕业还学费贷款要像中国人还房贷一样还二十年三十年吗?我们应该可以做得更好。从培养到就业,更好的人生,更好的未来。”
 
成事者成,分享而共生
 
有趣的一点,这个激情澎湃的人目前并不是慧科集团的CEO,CEO由共同创始人岳喜伟担任。
 
“能者居之,是我们的原则。成事者成,分享而共生。”方业昌表示:“我并未脱离核心业务,我会更专注围绕主营业务的教育生态投资和布局。定位我是一个服务者和支撑者。”
 
但慧科集团主体今后将不再参与直接投资,主要由慧科资本为主体进行。
 
2018年5月25日,慧科资本正式宣布发起成立全国第一支高等教育新工科发展基金,其总规模为10亿元,将主要用于对国内主流大学的二级学院升级为产业学院时投资进入,资金主要用于学科建设、教学资源采购以及师资队伍培养。学院管理机制为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并非独立学院。另外,慧科资本也在积极筹建投资或控股民办高校的专项并购基金。

新工科基金.jpg

 

“如果你花一些时间和我一样的日夜思考和审视,那你会和我一样认为,战略该这么走,战术也该这么打。”他点了一只烟,像以往总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的样子,笑一笑,眼神丝毫不犹疑。“我用一生的时间,就一件事。”